黎一乐

对战烦恼丝,丑哭!


某生在网上买了个男士修头发的推子,让我来给他推鬓角——因为他自诩只要推掉鬓角,那张俊脸便无敌。


于是我半推半就重拾了剃头匠的工作,早年上高中的时候,社会上流行碎发,每次看到理发师拿把牙剪给头发一层一层地打薄,就觉得这活儿简直易如反掌。于是自己偷偷买来一把牙剪,对着镜子一边打薄一边梳,几次打秃发块之后,基本掌握了自己理发的手法。


自己剪头,唯一不足的是后脑勺没办法看到,而且双侧头发必须使用右手,同边剪与对侧剪,也极易错失平衡,时常剪完发现一边长、一边短,或者一遍平整、一遍犬牙交错。


但给别人理发就不同了,后脑勺尽收眼底,而且理发推子也附赠了尺梳,能够自己设定...

2016-05-05
/  标签: 365day198杂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