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一乐

忆冰雪

今年冬天,像孩子脾气,阳光灿烂到12月,忽然来三场暴风雪,气温骤降到零下,算在春节前应景看到了雪。


不过每场雪也就一天半夜的功夫,化作冰粒,升华乌有,一切都这么迅疾。美丽无踪,提醒着人们时节无常。




二十几层屋檐上的冰柱,在南方很少见




















在家俯拍的雪景,皑皑之时,也就如此




2016-02-12
/  标签: 365day115杂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