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一乐

推人及理

推人及理






先前看过某青春作家写的“科幻小说”集,据说还是某严肃文学杂志力推的青年作家储备计划丛书,翻到三分之一便合上弃置。

 

所谓科幻,并不是设计一宗蓄谋已久的滔天匪计,制造几尊机器怪人,培植几样异形生物,然后让人类长生不死,穿越千百年战斗,最后折腾得天地黄沙,海水倒灌,宇宙爆炸一触即发,就算是成功。

 

如果没有主人公,没有主人公那颗从远古走来的心脏,没有从出生到眼前的成长记忆,没有爱恨别离的生死裂痛,单单描述环境、入侵物种的结构元素及性能,或者渲染打斗场面的惊心动魄,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部虚构题材的文学作品。

 

没有人类基本情感与共同记忆的贯穿,让小说犹如少儿动画,为着正义或邪恶,完全摘除了中间地带,于是,面对生死与善恶相关的亲密关系,文学人物将面临的挣扎、选择与牺牲,都将阙如作品中,那么连带着的基于情感、理智、公德的心理交战,便失掉了精彩的光华。


虚构小说,不外乎披着超现代的外衣,讲述一个人类普遍困惑的故事,我们选择什么,与环境与敌我无关,真正拷问的,仍然是贯穿生命始终的价值取向与良知维度。任何时代、国家、社会、文化或种族的故事,都应以人为本。








2016-01-24
/  标签: 365day96
   
评论